专业知识服务提供商
杂志订阅
投稿咨询

我国EPC工程总承包面临的问题及对策

2021年08月06日 作者:赵李龙 打印 收藏

  EPC(Engineering Procurement Construction)工程总承包是指承包人受业主委托,按照合同约定对工程建设项目的设计、采购、施工、试运行等实行全过程或若干阶段的承包。通常,承包人在总价合同条件下,对其所承包工程的质量、安全、费用和进度进行负责。

  国际EPC工程总承包模式是以国际咨询工程师联合会(Fédération lnternationale Des lngénieurs Conseils,缩写FIDIC,中文简称“菲迪克”)发布的《设计采购施工(EPC)/交钥匙工程条件》(Conditions of Contract for EPC/Turnkey Projects)“银皮书”为基础纲领,该文件适用于以交钥匙方式提供工厂或类似设施的加工或动力设备、基础设施项目或其他类型的开发项目,采用总价。同时,需要基于“强信任、弱监管”的合作环境。

  一、近年来国内建设行政主管部门推行EPC工程总承包的政策文件

  2017年2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建筑业持续健康发展的意见》(建市〔2017〕19号),要求加快推行工程总承包。该文件指出,我国建筑行业发展组织方式落后,可以采用推行工程总承包和培育全过程咨询的方式来解决上述问题。

  2017年4月,住建部印发《建筑业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十三五”时期,要发展行业的工程总承包管理能力,培育一批具有先进管理技术和国际竞争力的总承包企业。

  2019年12月,住建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联合印发《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础设施项目工程总承包管理办法》,明确要求程总承包单位应当设立项目管理机构,设置项目经理,配备相应管理人员,加强设计、采购与施工的协调,完善和优化设计,改进施工方案,实现对工程总承包项目的有效管理控制。

  二、现阶段国内EPC工程总承包发展过程中存在的问题

  目前常见的EPC工程总承包项目,基于我国特有的社会环境和监管机制、建筑行业“弱信任、强监管”的传统合作环境,一定程度上背离了国际通用EPC工程总承包“项目标准化程度高、总价固定、工期确定、功能确定、业主弱监管”的特性。主要存在以下问题:

  1.确定要采用EPC工程总承包发包的项目,标准化程度不高,成功经验数据不足,不符合EPC发包适用条件,只是行政指令要求该项目必须采用EPC工程总承包;

  2.有些建设项目可研估算、设计概算是按照计划投资额“拍脑袋”拍出来的,没有数据支撑,不具备可行性;

  3.EPC工程总承包联合体内的设计、施工单位没有任何关联关系,完全基于业主或者主管部门“拉郎配”组织形成;

  4.施工图设计没有按照经批准的设计概算进行限额设计,给工程造价控制造成风险;

  5.一些建设项目成为“五边工程”且存在“朝令夕改”现象,往往工程施工完成了,所有责任单位才按照自身利益“寻找”施工图,并且一定会找出来多个版本的,更谈不上施工图预算或者固定总价控制;

  6.采用EPC工程总承包模式实施的项目,现阶段以政府或国有资金投资项目居多,会存在建设单位委托全过程工程造价咨询管控,财政评审中心委托全过程财政资金使用评审,审计部门委托全过程跟踪审计的情况,形成了“强监管”合作环境,一定程度上不利于EPC工程总承包单位客观、独立管理;

  7.能够适应于建设项目EPC工程总承包的基本建设管理程序、管理规范、管理标准等规范性文件不足,目前多参照传统DBB平行发承包模式进行管理,存在“水土不服”或不符合规定风险。

未标题-2.jpg

  三、解决问题的对策

  以上所列的这些现象,本质上还是源于我们对EPC工程总承包的错误理解。第一个误解是由于“行政指令要求必须使用”而使用,其实EPC是一种发承包模式,不能只因为行政指令而采用这种模式;第二个误解是认为“EPC可以快速开工”而使用,没有关注适用条件和前期可控因素。结合建设项目管理经验,笔者提出以下管理建议:

  1.尽量选择适合EPC工程总承包的建设项目类型。所选择的建设项目,最好是标准化程度比较高的项目,如基础设施工程、加工或动力工厂项目等;同时,尽可能避免选择有相当多地下工程、存在投标人不能检查的其他它范围的工作、情况复杂的项目采用EPC工程总承包。

  2.尽量最大可能的确定工程标准。建设项目立项前,最大限度地明确建设范围、建设标准、计划投资额、功能需求、建设周期等主要指标。

  3.实施建设项目目标成本全过程跟踪管理。可研估算、设计概算的编制,要多进行同类项目对标,综合分析确定建造标准或指数,及时提出对计划投资的影响预警。

  4.严控设计标准。施工图设计一定是以设计限额为依据的,所有变更需同步完成工程造价测算,为变更决策提供参考数据。

  5.选用适合EPC工程总承包的计价方式。减少使用“费率下浮”等“简单粗暴”的方式作为招投标和工程总承包合同作为计价约定,更多采用模拟清单或固定总价计价方式。

  6.借用BIM等信息化手段为EPC工程总承包助力。建筑信息模型(Building Information Modeling,BIM)以建筑工程项目的所有相关信息数据作为模型的基础,进行建筑模型的建立,通过数字信息仿真模拟建筑物所具有的真实信息。作为共享的信息资源,可以支持EPC工程总承包不同参与方通过在BIM中插入、提取、更新和修改各种信息,以达到支持和反映各自职责的协同工作。BIM具有的这种集成和全寿命周期的管理优势对于深化设计具有重要的意义,利用BIM可以很好地解决设计过程中的信息冲突问题,保证设计能够准确地体现设计意图并进行效果还原。EPC工程总承包模式下的组织结构能够更好的和BIM技术相匹配,将传统的设计、采购和施工过程与 BIM 技术整合,BIM技术价值的充分发挥可以让BIM技术更快地实现在设计院的成功扩散。

  7.强信任、弱监管。持续完善建筑业诚信体制建设,推进EPC工程总承包合同双方共享、共赢、目标一致的合作理念。尽最大可能为EPC工程总承包提供适宜的生存环境,使其能够充分发挥自身管理水平,主动为项目管理成功、项目成功贡献力量。

  四、总结

  相比于传统的发承包模式,EPC工程总承包模式具备工期、成本可控等诸多优势,但同时也带来了一些新的问题和挑战,我国EPC工程总承包的持续健康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EPC工程总承包“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中,在合作诚信环境建设过程中,工程咨询人一定要借用自身专业知识,发挥“保驾护航”作用。

责编:梁晋
京ICP备16068661号-3 ©CopyRight 2018-2021 《中国招标》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