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工程 北京 华润万家 变压器 环境 修缮 服务 改造

被中标乌龙者是否享有赔偿请求权

2019-07-10 来源:《中国招标》周刊 打印此页 加入收藏


image.png

       案情介绍

       招标代理机构是招标人之代理人。在通常情形下,代理人在代理权限内,以被代理人名义所为法律行为直接对被代理人生效。 本案,若无法律法规特别规定或存在其他可能的因素,甲公司对招标代理机构乙公司并无请求权,唯对招标人可能享有请求权。对此,笔者简要梳理有关请求权基础,以期寻找到解决本案的良策。 

       1.违约合同请求权

      中标公示的中标单位甲公司是否能以违约为由,请求招标人承担违约责任? 违约损害赔偿请求权的成立应以合同的成立、生效为要件,然因中标公示的中标单位甲公司未参与项目投标,与招标人或其代理机构乙公司之间并不存在合同法律关系,故甲公司不得请求招标人或代理机构承担违约责任。 

       2.缔约过失请求权

       甲公司能否请求招标人承担缔约过失责任? 所谓缔约过失,指在缔约过程中违反诚实信用原则,未尽告知、 公开、说明、守密等先合同义务,致他方受有损害。《合同法》第 四十二条规定 :“当事人在订立合同过程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给对方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一)假借订立合同,恶 意进行磋商 ;(二)故意隐瞒与订立合同有关的重要事实或者提供虚假情况 ;(三)有其他违背诚实信用原则的行为。”从上述规定中不难看出,若缔约过失得以主张,须已进入订立合同的过程。 

       就招标而言,根据《合同法》 第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招标公告通常认为为要约邀请,投标文件为要约,中标通知书视为承诺。

      如果招标公告已发出,而甲公司未参与项目投标,而因招标代理机构乙公司的失误导致甲公司错列于中标公示名单。从意思表示的客观解释分析,这个过程不能说明 双方已经进入缔约过程。甲公司既 未对招标项目为要约之意思表示, 其并无值得保护的信赖利益,招标 代理机构乙公司公示之意思表示 并非承诺,双方未进入缔约实质过 程。故,本案并无缔约过失责任成 立的前提条件。 

       3.无因管理请求权

      中标公示的中标单位甲公司是否对招标人享有无因管理请求权呢? 所谓无因管理,指无法律上原因管理他人的事务。其构成要件有:管理他人事务;有管理的意思;无法律上的原因。 上述案例中,因招标代理机构乙公司的失误使甲公司误列于中标公示中,因欠缺管理的意思等要件,不成立无因管理。同时亦 非不法管理,即明知为他人事务,仍作为自己事务而为管理,故本案亦不能适用无因管理。

       4.不当得利请求权

      值得注意的是,中标公示的中标单位甲公司是否对招标人享有不当得利请求权? 通常认为,不当得利的构成要件有 :受有利益 ;致他人受损害 ; 无法律上的原因。不当得利区分为“给付型不当得利”与“非给付型不当得利”。 非给付型不当得利指非因给付发生不当得利,以侵害他人权益最属常见,即侵害应归属他人的权 益,系无法律上原因而受益,致人损害者,应成立不当得利。本案例中,中标公示错列了甲公司, 若确有证据证实招标人因为利用甲公司的名称而受有利益。在此种情形下,一种观点认为,姓名、 名誉等为人格法的一种,兼具财产权的性质,具有排他专属性,擅自使用他人姓名而获得利益,乃取得应归属他人权益内容的利益,欠缺 法律上原因,应成立不当得利。 

       5.侵权行为请求权

      《民法总则》第一百一十条第二款规定 :“法人、非法人组织享有名称权、名誉权、荣誉权、信用权等权利。”但本案例中,招标代理机构并未使用侮辱、诽谤等方法使得甲公司的社会评价降低, 亦未侵犯甲公司已获得的社会荣誉,故未侵犯其名誉权与荣誉权。 企业名称权的保护同姓名权,但法律对企业名称往往有特别规定。 侵害姓名权的主要情形有 :干涉他 人决定自己姓名 ;盗用他人姓名,即擅以他人名义为某种活动 ;冒 用他人姓名 ;不当使用他人姓名。 中标公示中公示的中标单位甲公司未参加项目投标,此种情形应属盗用企业名称,侵犯企业名称权。 名称权被侵害者,得请求停止侵害,并得请求损害赔偿。 就请求停止侵害而言,不以侵权人主观过错为要件,客观上违法侵害名称权已足。然因公示已经结束,故侵权状态结束,不得再请求停止侵害。 就侵权损害赔偿请求权而言, 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的规定, 除盗用名称之加害行为外,尚需加 害人主观过错、造成损害结果及加害行为与损害结果间的因果关系。 

       上述案例中,加害人主观具有过失毫无疑问,唯对甲公司造成损害,如何认定,尚属不易,还应结合具体情况认定。

       然应予明确的是,甲公司因误信中标而找招标人签合同,因此支出相关费用,应不属于因加害行为 造成的损失。因果关系分为事实因 果关系及法律因果关系。甲公司既 没有作出投标的意思表示,其并无 值得保护的信赖利益,故应认为其 误信中标而支出之费用与招标代理 机构之行为虽有事实因果关系,但 并不构成法律因果关系。因此,仅 就此部分支出而言,甲公司无权请求赔偿。 

       综上,甲公司所享有的请求权基础只可能在“不当得利请求权” 与“侵权损害赔偿请求权”进行 选择。问题是,(1)就不当得利 请求权而言,尚需认定招标人因使用该名称而获得之利益——作为 甲公司,是难以举证证明的 ;(2) 就侵权损害赔偿请求权而言,还须 明确与加害行为具有因果关系的损害结果——此亦令甲公司陷入了 踟蹰嗫嚅的困境。(作者单位 :上海市海华永泰 (昆明)律师事务所) (责编:冯君)


延伸阅读

阅读下一篇

同一手机号牵出扶贫项目串标案

“ 三张不同的工程预付款申请单上,写着三个不同的联络人,但他们的联系方式竟然是同一个以‘333’结尾的手机号码。”日前, 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区纪委第五纪检监察室负责人周朝阳,在调查扶贫领域一个工程招投标案时发现的疑点,让他大呼“太...

返回首页